2011年5月17日 星期二

新娘、花、牛與公雞

我過著我的人生  (I Inhabit My Life)

在我的畫裡 我藏著我的愛情
像樹木與森林一般地 我過著我的人生

誰聽見我的聲音 誰注意到我的臉龐
就好像千年前的逝者 被埋藏在月光下

我的母親賜予我一個禮物
它在我的身體裡閃閃發亮
我不要張開我的嘴
這樣子 我的心才不會逃離我的身體
我也不要像夜裏的小鳥般地哀傷

在我的畫裡 我畫出我的愛情
天使看見我的愛情
沒有去婚禮天幕的新娘
也看見我的愛情

花朵的香味 點亮了蠟燭
升起藍色的火光
在我生日的這一天

我把我的夢境 藏在雲端裡
我的嘆息 隨著小鳥飛去

我看見我自己靜止不動
我看見我自己正在行進
我瓦解在來自世間的火的面前
我的愛情像水一般地溢滿四處
而我的畫作就在我的身邊

─ Marc Chagall, poems, 1975 ─
(資料來源:夏卡爾的愛與美導覽手冊)

夏卡爾《生日》 (1923)

滂沱大雨的下午走進了故宮圖書文獻室,鮮豔的紅與藍立即勾住了我的眼睛。夏卡爾的《生日》是他年輕時的作品,回憶著美好的28歲生日那一天,未婚妻蓓拉走過漫長的路途,並忍著不小心摔跤的疼痛,帶著鮮花、帕巾、蛋糕與夏卡爾最愛的烤魚來為他慶生,感動不已的夏卡爾給了蓓拉一個深情的吻,開心地彷彿整個人要飛起來似的。俄國著名畫家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 1866~1944)認為藍色是最神聖的顏色,夏卡爾則用紅色代表他的幸福,藍色彷彿是他的心靈告白。夏卡爾曾在自傳《我的生涯(My life)》中描述:「我只要打開窗,藍色的空氣、愛情以及花朵,便會隨她一起進入畫室……,她彷彿飄浮在我的畫中,引導我的藝術創作。」而這位謬思女神指的就是第一任妻子蓓拉。

夏卡爾《奧哲瓦之夜》(1949)
巨蟹座的夏卡爾(Marc Chagall, 1887~1985)先後與蓓拉、維吉妮亞與娃娃有過戀情,雖然陪伴他終老的是第二任妻子娃娃,但他心中的最愛還是第一任妻子,而畫中有許多回憶,都有著蓓拉的影子。夏卡爾除了愛用藍色與紅色外,還有綠色與黃色,這些也都是原色,綠色對他而言代表神聖,而黃色在康定斯基的理論中,是藍色最配的對比色,代表著世俗。夏卡爾許多畫作皆呈現著同樣的主題:新娘、花、牛與公雞,也許新娘與花代表著夏卡爾幸福的來源,牛與公雞則是從兒時便影響夏卡爾最深的猶太哲學觀。所以人們在觀看這些千篇一律的畫作時,不會覺得無聊,反而能從畫中找到畫家的心靈軌跡與成長。

夏卡爾的幸福來自婚姻與戀情,蓓拉與娃娃都來自富裕的猶太家庭,穩定的婚姻生活讓他毫無後顧之憂,能專心創作,不像許多藝術家連飯都沒得吃,當時已有畫商預約了夏卡爾的作品,他只要按照約定,就能讓自己在巴黎過著快樂的藝術家生活。而他的悲傷來自於鄉愁與朋友,許多猶太藝術家都是他的好朋友,但在那個年代猶太人被某些人所歧視與迫害,他的一些朋友自然也不例外。夏卡爾年少離家後就再也沒回到故鄉維台普斯克(Vitebsk),因為他知道家鄉已面目全非,而他要把兒時最美好的回憶留藏在他的底心。相較於畢卡索(Pablo Picasso, 1881~1973),夏卡爾卻較少將這些不愉快的經歷呈現在他的畫中,他比較想帶給這個世界幸福與快樂。難怪畢卡索曾說夏卡爾:「我不知他的圖像從何而來;在他的腦中,絕對住著一名天使。」

夏卡爾《我與鄉村》(1923-1924)
很多人覺得這位出生於俄國的猶太人畫風太「夢幻」,但夏卡爾曾說過:「很多人都說我的畫是詩、幻想的,其實相反,我的繪畫是寫實的。我反對『幻想』和『象徵主義』這類話:我們的內在世界是現實的,或許還比我們肉眼看得到的世界更現實。把邏輯無法實現的事情都稱為幻想或童話,是因為他們不了解自然。」 當藝術家在藝術中表現浪漫與夢幻時,人們通常能接受或是崇拜,但如果一個人的生活或想法被他人認為浪漫與夢幻時,卻常被旁人投以異樣的眼光,忘記了那只是一個人與生俱來的個性與自然的生活方式。

愛畫畫、愛寫詩、愛音樂的夏卡爾希望能被色彩與音樂包圍,好讓他忘卻憂愁,而他的確是擅於運用色彩的魔術師,讓我們也在他的作品中暫時拋下俗世,享受片刻寧靜的幻夢。

夏卡爾《巴黎鐵塔下的新婚夫婦》(1928)


延伸閱讀:夏卡爾的音樂世界


1 則留言:

  1. 感謝您參與「夏卡爾的愛與美部落格心得募集活動」,您已成為幸運得主,將可獲得環裝筆記本一本!
    得獎名單已公布於官網
    http://chagall.ishow.gmg.tw/?unit=news&id=633

    獎品將於近日寄送於您登錄時填寫的地址,請密切注意!

    回覆刪除